九大航空公司布局消金业务,京东金融、上海银行、云南信托成深度玩家

九大航空公司布局消金业务,京东金融、上海银行、云南信托成深度玩家

1月10号就要正式进入春运了,尽管很多铁路段会实行高峰运行模式,但很多小伙伴回家过年的火车票还是一票难求,下手晚了只能“候补”。

与高铁票同样火爆的还有飞机票,根据去哪儿网公布的数据,2020年春运期间,国内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了27%。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飞机出行,让“机票分期”这一细分领域变得引人关注。

其实单就“机票分期”而言,早就有包括出行平台、银行信用卡、航空公司等多路玩家切入。

消金界发现,航旅消金业务已超越了单纯的机票分期阶段,航旅场景正在变得丰富。

航空公司在自家APP里,上线了更多的消金产品。这些产品的背后玩家,有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还有互联网巨头。

消金界发现,京东金融和其投资的“信用飞”,已成为航旅消金的主要玩家之一。

上线钱包:从信用分期到现金贷

航空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主要集中在自家的APP上。

三大航空公司的APP,都已上线“钱包”服务:中国国航有“国航钱包”,东方航空有“东航钱包”,南方航空有“南航钱包”。

“国航钱包”里有“国航信用付”,用户通过审核之后,可以得到一个额度,然后用该额度进行购票。“东航钱包”则可以开通“分期付款”,除此之外,用户还可以在“东航钱包”购买民生银行的理财产品。

廉价航空公司春秋航空的APP有“春秋钱包”,除此之外还上线了“春秋白花花”。开通“春秋白花花”之后,不但可以用额度买机票然后分期付款,还可以借钱。海南航空APP“我的钱包”中,也有“海航白条”,海航白条与“春秋白花花”一样,都可以申请信用贷款。

深圳航空、厦门航空虽然上线了“我的钱包”,但目前仅有支付功能。山东航空、四川航空还没有上线专门的钱包服务。

以上提到的9家航空公司,大体代表了目前航空公司消费金融业务的全貌。

第一类是春秋航空、海南航空这样,产品最多,除了机票分期还有信用贷款,第二类是国航、东航、南航,主要产品是信用分期,第三类是深圳航空和厦门航空,“钱包”仅限支付功能,第四类则像山东航空和四川航空,还没有上线消费金融产品。

航空公司背后的消金玩家

虽然航旅是航空公司自己的地盘,但在航旅消金业务中,航空公司更多扮演的是“导流”的角色,各家航空公司的切入方式几乎都是在自己的APP中提供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

不过,深入了解下去就会发现,航旅消金业务的操盘手则“另有其人”。

先说“国航钱包”和“东航钱包”。为“国航钱包”提供支付服务的是“易宝支付”,为“东航钱包”提供支付服务的是民生银行。而国航和东航的信用分期,都是和“信用飞”合作,也就是说,实际运营国航和东航信用分期的,是航旅垂直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信用飞”。

在资金端,信用分期的贷款必须是有贷款资质的金融机构的来提供,国航钱包和东航钱包的资金方都是上海银行和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贷正是京东金融旗下的小贷。

消金界了解到,无论是在国航钱包中还是在东航钱包中,只要用户使用了“信用付”分期付款购买机票,就同时默认开通了京东白条账户,国航钱包和东航钱包中的“信用额度”就是京东白条额度。通过这两家航空公司产生的信用分期资产实际上就是京东白条的资产。

而实际上,信用飞和京东也是一家人: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是信用飞的第二大股东。

可以看到,京东金融和其投资的“信用飞”承接了国内前两大航空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

再看都有“白条”业务的春秋航空和海南航空。为春秋钱包提供支付支持的是工商银行,而春秋航空的“白花花”,资金方是在消费金融领域布局已久的信托——云南国际信托。海南航空“海航白条”的资金方是北京聚宝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与国航和东航相比,春秋航空与海南航空在消金业务上的“参与度”更深。春秋白花花的运营方是春秋航空自己投资的科技公司——上海秋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而海航白条的资金方北京聚宝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大股东是海航资本,股东中还有华鑫国际信托的身影。

可以看到,在国内前十大航空公司中,国航、东航、春秋、海南是目前消费金融做的最全的四家,他们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的模式,国航、东航倾向于全部外包,而春秋和海南则倾向于自己多多参与。

但无论哪种模式,航旅消金业务的参与汇集了银行、信托、小贷这样传统的资金方,也有京东金融这样的互金巨头,还有信用飞这样的深耕垂直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更有航空公司自己投资的资金方和科技公司。

航旅消金参与者图什么

其实,观察航空公司航旅消金业务的现状,不难发现,除了前面几家初步成形之外,更多的航空公司还在初步的搭建当中,绝大部分金融功能还停留在支付功能的阶段,远远没有到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的程度。

与其他消费场景相比,航旅消金也显得没有那么热闹。

某出行平台的分析师赵亮告诉消金界,与其他消费金融场景相比,航旅消金进入的门槛更高,很容易形成合作壁垒。

这从我们前面提到的四家航空公司也能看出来,要么是和京东金融这样的互金巨头合作,要么是扶植培育自己投资的公司来做,即使在支付这种简单的功能上,航空公司也更愿意选择大银行作为合作方。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看到其他信托、银行、小贷以及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的身影。消金产业链的上诸多公司,为何盯着航旅消金这样一个看似“冷清”的高门槛领域呢?

赵亮表示,参与者更多的是看中了“航旅消金”优质的客群,他所在的平台的机票分期,“不良率极低”。

而且长远看,这个客群将会不断的扩大。因为现在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在监管要求下“提直降代”,就是提高直销比例,降低代理占比。所以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客户,尤其是年轻用户,会通过航空公司自己的APP来购买机票,这样,不但有优质的客群,还会带来大量优质的数据。

从京东金融系与国航、东航的合作来看,未来的航旅消金领域有“赢者通吃”的可能,而从春秋和海南航空的发展模式看,随着客群规模的增长,航空公司会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倾向自己开发。这样一个高门槛的领域,将来谁能分得一杯羹,也很值得关注。

此文为消金界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消金界北京活动报名中: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kseniashop.com